饭团_脑洞不等人

文豪野犬/梦100/APH/露中/国太

双北女孩下期过年了!!!!鸥姐粉头人设不倒!!!!!

填一个印象表嘿嘿嘿。
许墨老公!李泽言男朋友!白起情人!周棋洛弟弟!

源自明侦下期预告的脑洞。

“你到底是何美男还是何美女?”
所以为什么微笑要问那句话啦?!
由这句话引出的双北脑洞。
【撒微笑x何美男】
撒微笑醒来的时候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过于疲惫的身子似乎让他的大脑也失了智,他盯着有淡淡水渍的天花板努力回忆发生了什么。
破旧的白炽灯,透水的有裂纹的天花板,身下略略发硬的毯子。他花费了一些力气将自己翻了个身,想起这是自己和前NZND组合的成员一起来村子拍真人秀的第三天。
他看见何美男还在睡着,像他们还是个组合时一起住宾馆一样把自己缩成一只虾米。花花绿绿的被单裹住头,神似昨天在村头遇见的老婆婆。可是每次这样的姿势总会让撒微笑想抱抱他。因为以前看过的书上说,有这种姿势的人,内心都没什么安全感。
现在的片段透过层层叠叠的时光和过去的回忆链接,撒微笑有点想笑,突然又笑不出来。这个曾经的印象到底是属于何美男还是何美女?大概是何美女,毕竟她当时一直代替何美男参加演习。
但还是不对,他想抱抱他是在更早之前。那么他到底想拥抱的是谁?是何美男还是何美女?
阳光透过劣质的腈纶窗帘打在何美男脸上,他皱着眉头勉强睁开双眼。撒微笑又是一惊。这样的场景他太熟悉不过,他不觉得这只是简单的姐弟间的相似,一瞬间他也迷惑着,自己爱上的究竟是谁。
“喂,”他听见自己鬼使神差般问道,“你是何美男还是何美女?”

大概是小王子撒和他的玫瑰
【其实我觉得何老师应该是小狐狸才对】
【巧了并不会画狐狸🙃】

仔细看炅皇帝的备注觉得吃了一大口玻璃渣😭手炉啊QWQ

在b站补完了成龙历险记!小玉超帅气超可爱!神技走楼梯可不可以传授给我!
龙叔也很帅,可惜我感觉他是个受。
喜欢龙叔和小玉的相处方式,以及想吃猫耳龙叔。

【李达康中心】 庭中嘉木

给达康书记比小心心

楚狂刀:

【李达康中心】 庭中嘉木


跟大多数酒台子上练出海量的官员不同,达康书记的酒量算得上是先天的。


人人都知道曾经的李闯将风风火火行事作风刻在性子里,走路办事那都一溜小跑,后头跟着一串儿同样久坐办公室身体素质天差地别的秘书亦步亦趋亦擦汗。


不过知道达康书记能喝酒还爱喝酒的人,跟被他揣心底当真朋友的人一样,扳着手指翻来覆去地算,也就那么三五个,领导沙瑞金算一个,经常挨骂的赵东来也算一个。


官做到一定位置和高度,喝酒倒成了件实打实的苦差事。跟谁喝,在哪喝,喝多少,桩桩件件都大有讲头。中心大圆桌坐一圈人,每个人手头都捏着把看不见的牌,既然上桌来玩,那都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劝酒敬酒喝酒,重心早就不在于酒,而是一种政治信号。想喝,气氛没热,只能眼馋着;不想喝,夹枪带棒或春风拂面敬到跟前,只能豁出底去喝。要有领导在,特供都能喝成黄连水,拿捏着时机代酒解围,后天形成的海量一大半算是代出来的。


沙瑞金听李达康一番“酒论”拿胳膊肘捅捅后者举着筷子的小臂,带着点模糊上下级观念的亲昵,说那你这天生海量肯定没出过岔子。


李达康拿筷子头拨拉碗里头那筷子凉拌菠菜,自嘲嗤了口气。他喝酒跟他性子一样急,喝得快上脸也快,跟熟络的人喝畅快酒,说上三两句就喝一口,这会额头出了层薄汗,侧面就着吊灯看过去,连着耳朵透出一片儿红。


想想碍了前省委书记赵立春腐化路那会,他李达康就是块还算实用的砖,哪里有难哪里搬。全省挂号的困难市县一把手大半都当了个遍。有次遇上省委派下来的督导组,接风免不了吃饭,酒席上琢磨新区招商突破口,组长敬酒喊了两遍才回神,当时尴尬气氛一带而过,很快宾主尽欢其乐融融,事后没多久就听人议论,督导组对达康同志颇有微词,认为他取得了一点成绩就带起了自满情绪,督导组巡查结束年末考评,李达康带的市委班子差点儿就垫了底。


说起陈年旧事,李达康声音沉稳得像潭静水,他早就已经过了一点就着的火爆年纪,跟沙瑞金搭班子处事处久了自然也有了拿得起放得下的端方大气。


吃菜。沙瑞金给李达康布了筷菜,初到汉东时候的鸦黑两鬓历经这多年见招拆招已经渐叠霜色,只是炯炯精神还堆在眉梢眼角,并无老态颓色。这会感慨似的随口一提,搁几年前你可不会是这个语气。


两人一块儿笑起来,多少风雨波折就在这一笑里轰然而过。


沙瑞金接着话头打趣。说来也奇怪,你这性子在京州班子里头,也就带出个赵东来有你几分耿介直言的影子。


手肘蹭过单薄桌布浮凸起一块褶皱,在突然岑寂的空气里分外显眼。沙瑞金还等着李达康说话或者作出一个简单的回应意思一下,后者若无其事地开始低头吃饭。


这人不按套路出牌。很早以前就有人这么跟他说。


不管是石破天惊,还是波澜不兴。



汉东官场几年前牵扯上中央挂号的贪腐案件,很是人心惶惶震荡了阵子,好在空降的省委书记行事果决胸有城府,震荡归震荡,清算洗牌后基本维持了政治平衡。虽然风暴眼附近的李达康清风霁月,但也或多或少声名受累,想要更进一步基本无望,旁人等着看降调等来了个原地踏步,再者沙书记回护态度倾向明显,各个政治嗅觉异常灵敏的官场人精自然而然心照不宣地把李达康划归了沙家帮。


也不怪别人理所当然,单说这汇报完工作还能十有八九被赏光留顿便饭的,省里各大市一二把手也就李书记独一份儿,落在一双双巴巴望着的眼里,那就是再明确不过的信号。所以李书记冲劲猛脾气大还雷厉风行,一个两个也只敢在背后私下烦他怨他,挨批也不敢明面惹他,我本有心挫其势,奈何,他上头有人。


开始没人特意跟李达康讲,李书记对着蹭蹭上窜的财政收入人均GDP报表舒坦得只剩下双眼皮褶,跟前来作阶段工作汇报的市公安局长赵东来开玩笑说早知道种棵树还有改风水辟小人的奇效,就该在办公大楼前的花圃里头多栽几棵。


植树节的时候赶上省委宣传部搞环保宣传工作,指示层层下传,到李达康这儿具体落实就成了带头植树通稿宣传。形式主义没意思归没意思,搞还是要搞。长枪短炮底下西装革履填完坑,散了场还多了棵矮矮树苗,李书记大手一挥拦住清场工作人员,说种市委大楼花圃里吧,扔了可惜。


当时只记得身后走得最近的人应承了,回来看了好一会公文报告捧着水杯踱到窗边眺望,就看见赵东来赵局长跟园艺师松土挖坑,大盖帽跟外套搁花圃牙子上,长手长腿干活利落又生猛。四月的天气遇上晴日也催汗,赵东来一手扶着树苗一手抬头擦汗,看见他下意识一笑,那笑不比寻常公事谨慎斟酌,乍一看直率高兴,直冒傻气。


论做事利落生猛,不光栽树,往前看丁义珍欧阳箐那阵,楚歌四起都给他政治生涯提前唱衰,保持距离生怕触染一身不分明,也就赵东来还直言不讳暗示明示他当断则断,不与欧阳再多纠缠;再往前看初来京州不比林城,走马上任少不了明暗阻力,也是他赵东来头一个与他精诚合作,指哪打哪。在市公安局一把交椅上坐着,顶得住各方压力,守得住道德底线,骂归骂,急归急,到底还是把他当自己人。


于是楼上的李达康对仰头看着他的赵东来也笑了笑,玻璃投映模糊影像,一样难得的直率高兴,直冒傻气。



青树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后来李达康也不乏闹心的事,一个市一个地区人民群众的冷暖温饱经济建设,在其位谋其职,压力蹙在眉心褶皱,也沉甸甸地压在心上。有次赶完两趟会议夜归,下了车没直接往办公室走,秘书不知所措地跟在身后一步开外,绕着花圃慢步无目的地走了一圈。等到感觉自己出了声,这句诗已经顺口而出。


秘书是汉东大学中文系毕业,自然听出其中“山”作“树”的谬误,却闭口不言。不在领导跟前卖弄学问是当好领导秘书不成文的规定,况且这首稼轩词沉郁悲凉,更是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当年细枝瘦干矮矮树苗,如今已成庭中嘉木。夜里也没了扎眼日光,晚风挟裹凉意飒飒吹过振起模糊暗影。那年市辖县遭遇五十年难遇风雪恶劣天气,按他指示昼夜奋战一线切实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赵东来,下巴上刺刺青茬没工夫剃,也是这样模糊一团青黑。


同样模糊的叹息沉沉地漫过空气。


那疲倦突然又陌生。



从沙瑞金那儿吃过饭回来,李达康接了几通不算紧急的内电,对部分请示作出批示。


新上任的市公安局长干了一年多没出过什么纰漏,但他还是不能觉得全然满意。就跟桌上茶杯似的,还是老样式,只是摔了一次,换了个新的,可总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得劲。


李达康坐在办公椅上一圈一圈地拆档案袋上的缠线,抖抖空落纸袋把登有与会人名单的纸张取出。省委领导班子参会人里头他的名字居于次席,紧跟着沙瑞金沙书记。明天名单正式一出,有心人大概可以信誓旦旦言之凿凿地对他持东山再起论。


李达康摩挲过自己的名字。他曾经跟沙瑞金闲谈时讲起过,农民出生的父母最开始照着对联尾字给他取名康泰,后来城里的舅舅给他改成达康,寓意通达康庄。沙瑞金问他改得后悔吗,李达康笑了笑没说话。后来沙瑞金再也没提过这事。


因为李达康笑了两声,突然哽住了。



那是市辖县五十年难遇风雪恶劣天气救灾工作结束后。细雪纷纷里李达康参加完烈士表彰追悼大会执意步行回去,一步步踩踏冰渣艰难又打滑。


庭中树枝叶摇尽披霜挂雪,末梢直指苍天,像指着泪洗过的良心。


Fin.

国木田:“你尝尝这个鱼肉山芋饼,还有,离火远点。”
太宰:“啊——”
我我我写不来关东煮的梗,因为不知道怎么用文字表现这种可爱的画面啊——
这这种相处模式好可爱我要【boom】

1.cp阿维x女主。女主姓名自设。
2.言祝不属于梦100中的王子,只是个现实世界普通医生(因为一身白)
3.he。未完。
4.声优梗。
5.讲的是女主在梦世界死亡后回到现实的故事
STAGE.1【言祝视角】
眼前这个20岁的因心脏良性肿瘤住院的少女也许是我接收过的最奇特的病人。她没有家人,朋友很少,依靠自己打工的积蓄和保险勉强支付高额账单。挤在三人病房里的她是我所属的科室最孤独的病人,入院一周,我没有见到任何人前来探视。
偏偏这个叫方悠砂的少女漂亮的紧,对人和善,待人接物的礼仪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就连科室病房里最爱挑刺的大娘,最皮的熊孩子也对她赞不绝口。她似乎有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让所有人都欢乐起来的魔力。
但她为什么这么孤独呢?
我开始好奇起来。
查房和例行检查的时候,我总会有意无意的和她多说两句话来满足我日益膨胀的好奇心。她回答时总是温和的笑着,得体却总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疏离。
又过了一周零一天,她的手术即将在三天后开始。那次术前检查后她终于主动叫住了我
“医生,手术前做奇怪的梦是正常现象么?”
“不妨说说看?方悠砂,”我眯起眼睛微笑,在心底庆祝她与我的第一次主动交流,“在下洗耳恭听。”
STAGE.2【方悠砂视角】
主色为黑的大殿只有少量金色勾勒出高贵的王室纹章,坐着王座上的青年表情狰狞。他似乎已经着魔,正在用力的把泛着紫色光辉的火球轰向我们这方。
“危险——!”
白叶打出一道屏障护在我们面前,可是强大的暗力量还是打的我们连连后退。
越来越多的食梦兽向我们逼近,只有七人的队伍在密集攻势下显得不堪一击。希纳塔的脸上甚至已经渗出颗颗汗珠。我所能做的只是握紧指环,用尽全力为他们祈祷着。
“妹妹啊……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么?”
宝座上的青年嘴角翘起,随手一挥又是一阵凛冽的攻击。昏暗的灯火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听出他的笑声中有一丝嘲讽,更多的是却是难以言说的痛苦。
“你还是太天真了。比起虚无缥缈的希望,人民更能直观感受到的只是无边无际的苦难啊——”
艾恩泽赛菲尔所率领的援军还是没有到,食梦兽的大军依旧不知疲惫的涌上来。我看着大家拼了命的战斗,暗暗下定决心。
……
“有一个方法能让梦世界变回以前的样子”
“代价……太高昂了便是。”
“这会要了你的命。”
……
我双手画出复杂的结印,口中默念祷文。蜿蜒的月之路和着无数的星辰弥漫开来。
身体开始变成细密的光点向外扩展,所到之处的地面和天空都开始恢复以往的模样。无数的黑暗被细碎的光点蚕食吞没着,我听到无数食梦兽们凄厉的叫声,但灌入耳中更多的是许许多多梦与生命交织的最悦耳的回音——
“谢谢。”
分崩离析的大陆与海洋的裂缝被梦境填满,重新覆盖于大地上的不再是夹杂亲人血泪的尸骨。我听得到花朵在藤蔓上爆开苞芽的欢喜,听得到幼芽用力撞破桎晧的声音
意外之中的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有的只是渐渐模糊的意志和缓缓剥离的力量。光点汇聚成光束,而脚下似乎生了根,与光束紧紧相连。它们从地下冲破罪恶的结界,以我为中心向四处蔓延。结印受到光点的指引化作屏障,把我和其他人分散开的同时,也为他们增加了力量。
该结束了,如果这因自己而起的一切都是错误的话。
那个曾经被我拥抱着的执事纳比——现在王座上的特洛伊美亚的王族,在承受白叶和凯伊双重夹击的情况下试图隔断我的结界。卢克和梅迪,紫雨合力拦下食梦兽的另一次突围。希纳塔用力在结界上画下一个又一个的阵法,明知无用非要尝试着,最后泪水糊了满脸,真像还没被自己补好的momo酱。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红发的青年从远处的战场跑来,青紫色的眸子里藏着冻结海洋一样的悲伤。下一秒钟月之路将我完全吞噬,我勉强向他伸出手臂,却只来得及看到青年坚毅的目光和他的口型。
那似乎是两个字。
可我看不清楚。
———————分割线——————
“很奇怪吧?明知道你不会相信的。”我挤出个应该挺难看的笑容,“最奇怪的是我明明连那个青年的名字都不清楚,却感觉你们的声音像的出奇。”
言祝歪着头看我,表情认真严肃的像个孩子。良久他这么询问我:“是对手术太害怕了么?”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梦境里的场面真实的可怕,我至今还能体会到身体被掏空的无力感。可是体检报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宣告我除了心脏肿瘤健康的像个正常人。
我倒希望那只是个梦境。

【repo】文豪野犬小说第三卷第一篇《侦探社的日常》的国太

花君:

还真是跳进了一个冷CP里呢,不会产粮,不过至少我可以写REPO告诉大家,我们不是没有官方粮吃的孩子。


内含《侦探社的日常》一幕的完全剧透。


细谷佳正和宫野真守继花牌情缘中互发短信道心声的情敌新太、革命机中提携玉龙为君死的蓝黄、free中霸道总裁宠娇妻的宗凛、亚人中私奔九州去结婚的海圭之后,再次联袂出演文豪野犬中爱你就要折腾你的好搭档,国木田独步与太宰治。


妈蛋为什么每次你们俩的合作都这么有爱,是不是故意的,说!!


虽然说在三次元国木田死的时候太宰都还没出生。


国太们最津津乐道的应该就是(刚被骨头社魔改过的)小说第一卷,在这一卷里,国木田被社长分派了任务,并在一番折腾之后,在小说情节高潮处放出了巨大的“心灵相通”闪光弹。从此【侦探社最擅长解决危险场面的双人组】(第三卷语)诞生了。


国木田的悲惨历史也就此开始了233333


如果说第一卷是讲述二位如何成为命中注定的搭档的(恋爱)过程的话,那么第三卷里经过了两年相处的二人已然相互熟识,成了(老夫老妻式的)冤家式搭档。第三卷虽说主题是“侦探社设立秘话”,但是第一个故事——《侦探社的日常》却能够极好地展现二人的日常(闪光弹)。


卷首插图里面两位似乎就一个站在黑板前欢乐地笑一个在桌子右边大吼,真是的。


太宰是脱掉外套了的,所以仔细一看,你们会惊喜地发现,太宰里面穿的衣服的款式,和国木田的衣服,非常,非常,像。最大的区别只是太宰胸前是蓝宝石扣子国木田则是红色的绸带而已。


情侣装吗你们俩。


我忍不住就脑补了太宰想着“啊,国木田君的那条绸带,似乎可以用来勒死我或者上吊呢。”


老实说我觉得有这个可能啊。


故事的一开始,在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厅里,面对着谷崎,提到太宰,国木田就痛苦地说一听到太宰的名字他的下腹部就会开始隐隐作痛,连太宰到他附近都会让他视野闪烁。


身体都已经对他的到来发出警报了,给国木田聚聚揉揉肩,给太宰聚聚一对膝盖。


然后太宰快乐地登场了,在国木田隔壁坐下了。


“我当然是来稍微缩短国木田君的寿命——”


我的天,你看看这个人(邓布利多摇头)。


然后喜闻乐见地,他的脖子就被国木田给掐住了。


漫画是记不大清,但是动画里,国木田和太宰几乎登场必掐脖子。调查,人虎,掐脖子掐脖子掐脖子;演戏,入社考察,掐脖子掐脖子掐脖子;教导新人,请求殉情,掐脖子掐脖子掐脖子;眼镜,调侃,掐脖子掐脖子掐脖子……(请用lex的语调朗读x)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动画继续播出,他们还会继续掐脖子掐脖子掐脖子……


而每当被国木田掐脖子的时候,太宰总是会露出足以进入表情包的颜艺。而这些颜艺的主题,无一例外,是,爽。


宫野真守先生,更是十分卖力。大家可以仔细听第一话饭店里的掐脖子和第二话的小黑屋暴打,宫野的声音,那叫一个浪荡。


而且你们可以发现,第一卷原文里似乎还没有掐脖子,而在魔改后的第六话里,国木田不光掐了,还是当着敦和老司机的面的车震。


敦君,老司机带带你xxxx


是说掐脖子根本已经成了他俩的日常了2333


而第三卷里对太宰被掐住时的表现作出了更直观的描述。


【被摇晃的太宰笑了起来】


【太宰也还开心地被摇晃着】


甚至,太宰的脖子都发出声音了,他【一脸幸福的表情】


……太宰聚聚,你能更M一点吗?


而且周围的客人,全都用温暖的目光看着他们。嗯,原文。


好我知道了,你俩已经众所周知了,祝你们幸福,谷崎证婚。


接下来依然是例行太宰气疯国木田,麻麻气得不停踢太宰的椅子脚,然后谷崎说他俩不愧是首屈一指的搭档的时候——


“呀啊,我会不好意思的。”


“谁和这家伙是搭档了!”


——我的天,这教科书一般的欢喜冤家。


(中也:【拍着国木田的肩膀】来,咱俩喝一杯。)


是说太宰你真的不怕被你坑得要死的前搭档和现搭档组成一双翅膀自己飞了么(你滚


接下来的入社考察会议,就是国木田在被太宰坑了两年之后的回击——把太宰坑到去扮演炸弹客。能把国木田这样的人都逼出这么一出诡计,再次给太宰一对膝盖。


在会议的过程中,国木田对太宰也是各种毫不留情地骂着,然后太宰,他,全程,“我好开心”“总是被国木田夸奖”。


国木田超失态地说出了非常血腥的入社考察内容:“把太宰……像这样,夹在木板之类的东西中间,上下使劲施加压力……(后略)”


而且太宰他,还真的,在板子上写上了“夹扁太宰”。


“只要你拜托,让我说几次‘我认输’都没关系。”


我的妈。


不过这个诡计也并非为了报复,而是因为太宰有能力成为社长的参谋,需要借这个机会让散漫的太宰学会领导。


这是爱啊。


而太宰不仅成功坑回去了,也看穿了国木田的心思。在他说破的那一瞬间,国木田还扭过头掩饰表情了。


粗暴中的温柔和笨拙呢,国木田先生。既然你的理想女性标准根本没有现实对应,那么就这么和搭档一起过日子也不错呀(微笑。


我想聪明的你们一定记得,40话里说过下一任社长非国木田莫属。而太宰,是有力的社长参谋。


国木田是福泽的好徒弟,太宰和乱步合称智商组。


——国木田先生,看来注定是躲不开太宰这个灾星了呢(手动微笑)。


事实上本篇还有关于谷崎的“随波逐流”以及一些成长的描写。不过鉴于这是个国太REPO所以按下不表综合全篇,我们真的不难看出这两人那打打闹闹的欢乐日常、太宰坑国木田时的快乐计划通(虽然结局的时候他也被坑了)以及惊天动地级别的抖M、国木田对太宰时的各种抓狂暴走以及隐藏着的关心,再以及两人在不合拍之下的那种微妙距离感与默契。他们彼此本来都是孤独地行走在道路上的,但是现在他们一转头,会发现不远的地方,对方也在朝一样的方向前进呢。
说不定把国木田气疯再接受他的爱的教育,是太宰这家伙仅针对国木田的孩子气的撒娇也说不定w


(貌似严肃死板总是暴走但是很可靠的国木田爸爸,腹黑恶魔总是喜欢欺负爸爸的太宰妈妈,看上去好像总是不对盘,但是配合起来默契得要命,嗯,模范家庭(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