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_脑洞不等人

文豪野犬/梦100/APH/露中/国太

喀秋莎

阅兵喀秋莎梗,cp露中only



     那是1939年的哪一天,王耀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大约是个秋高气爽的好日子,微风吹拂着战地山坡上枯黄的蒿草,偶尔也刮落几片泛黄的树叶。风声夹杂着伤员的呻吟及细碎的脚步声全部灌进王耀疲惫的耳朵。 

     王耀烦闷的眯起眼睛,抚摸着右臂的新伤口。战争形势依旧不明朗,本田菊和他的家人们像是一条条发疯的狼蚕食着中国仅剩的净土。而他所能做的只是靠自己的双手和伊万给予的援助,鼓励依然处在战争中的人民。

    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高大的东欧男人一把抱住。

    “王耀同志,在这里生闷气可是打不倒本田菊的哟~”

“放开我,布拉津斯基同志,”王耀无奈的推推背上的伊万,发现根本无能为力后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你不知道他最近对小渝做的事吗?换了你还能冷静下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以往总笑着反驳他的伊万今天只是沉默着把他抱的更紧。

   “我知道啊,小耀。我都知道。”

   “但是你要相信我,相信共产主义,相信这条布满荆棘的红色道路。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会并肩站在世界的顶峰。”

   “只有你和我。”

    王耀突然感觉鼻头发酸,于是他恶狠狠地揪过伊万的围巾擦干眼角,想找个由头岔开话题。 “所以你今天找我干嘛?就为这个?”

     伊万笑着掏出不知从哪个角落找出的手风琴:“只是想把家乡的一首歌唱给小耀听而已。”

    破旧的手风琴吱呀唱着激昂的乐曲,1939年秋天的微风与伊万软糯的嗓音应和着。俄罗斯歌曲独特的旋律在空旷的山丘上回荡,响着些许不真切的回音。

    一曲终了,伊万转过头来看着王耀:“这是我家才创作出的歌曲《喀秋莎》,是一首唱给爱人的歌曲呢 。小耀唱给我听好吗?” 一向自嘲脸皮厚的王耀莫名其妙地红了脸,别过头不去看那双晶亮的紫色眼睛,良久伊万才听到他的小布尔什维克闷闷的声音:

    “等我学会了再说吧……”

    “那小耀……”

     响起的军号打断了伊万的话语,依然红着脸的王耀急忙抓起枪准备进行第二次冲锋。跑向集合地点的他扭头看看站在原地抱着手风琴微笑的伊万,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

    这场战争结束,就唱一首《喀秋莎》给他听吧。




    “豫姐姐,后来呢?”

    “后来?”

     王豫笑着摇摇头,撇一眼电视里威风堂堂的解放军三军仪仗队,不愿再说下去。

     后来,王耀终于学会了《喀秋莎》,中国龙也从百年屈辱中挺起身躯,创造属于他的奇迹。但伊万和王耀的故事经历了纷飞战火的洗礼后,无法在和平的年代携手实现万古常青。 后来光阴如梭,两个倔强又任性的人在越过那么多风雨蹉跎后终于又并肩站在一起观看伊万家纪念胜利的阅兵式,不过这时伊万早已换了名字,被阿米和以前还叫苏联时的兄弟们孤立了很久,而王耀早已变成世界上强大的国家之一,再也不需要他手把手的帮助。

    当《喀秋莎》的乐曲奏响时两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那时梨花开遍天涯,你唱给我一支《喀秋莎》,你歌声藏匿温柔,我心中激荡欢欣。

    这时河上笼罩轻纱,我带给你一支《喀秋莎》,你眼底藏着无奈,我眼角挂着泪花。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