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_脑洞不等人

文豪野犬/梦100/APH/露中/国太

阿维X你 关于恋爱前后的变化

我的妈我家阿维有这么苏

阿绵绵♡深陷抓沼:

阿维X你


lof积灰好久拿以前的擦擦尘,发现已经60fo再不更点什么过意不去,大概是复健小开端。


OOC注意。
第二人称注意。
首发贴吧。





他的作息表。
※5:30-5:40洗漱。


※5:40-7:00晨练挥剑。


※7:00-7:10冲澡。


※7:10-7:30早餐。


※7:30-11:40 处理公务。


※11:40-11:50休息。


※11:50-12:25 午餐。


※12:25-13:00休息。


※13:00-14:30视察街道。


※14:30-19:20练剑。


※19:20-19:50晚餐。


※19:50-20:10散步。


※20:10-21:30看书。


※21:30-21:40洗漱。


※21:40-5:30睡觉。



当你们确认恋爱后他的作息会有什么变化呢?


※5:30-5:40洗漱。
他遵循生物钟准时准点起床,穿上基本一成不变的衣物迈向洗漱间。


※5:40-7:00早起晨练,比起废寝忘食的挥剑,好像更注重你的饮食规律。


双手紧握剑柄他深吸气沉心在日光初露的庭院内挥剑练习着,锐器破空之声阵阵奏响。
他屏息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面前的草人随之劈裂一半划开整齐的切口。


他抹了抹额头上沁出的汗水收剑回鞘,抬头望向已完整显出身子的太阳小声嘟囔:“最近食量有点下降…要做些特别的么……”


※7:00-7:25冲澡,端着热牛奶在你的房间外敲门叫醒你。


迅速冲去满身汗水,他站在门口纠结着是否要现在敲门,踌躇半天捧在手里的热牛奶好像灼烧心脏般让他最终下定决心。他暗自吐气单手拿着热牛奶另手屈指敲向门板:“该起床了,如果不好好吃饭身体会垮掉的。”


你在睡眼朦胧间蜷缩下身子将自己更深的埋入被中,扭动门把的声音和微不可闻的脚步声离你越来越近。突然下沉的半边床铺伴随隔着被子暖烘烘却又富有新鲜干净水汽的拥抱让你微睁开眼。


你习惯性往他怀中缩了缩,他愣了一下细微的呼吸拂在你的脸上:“起床吧。”他干巴巴地说道便轻飘飘的在你额头吻了吻,然后将你意图揉眼的动作打断:“不卫生,我今天带了手帕…”语毕,一阵窸窣后柔软的布料便小心翼翼蹭了蹭你的眼角。


或许是你还没睡醒的错觉,你仿佛看到他白皙的脸颊上浮现浅淡的红晕。


※7:25-7:55早餐,在这之前会平静的给你早安吻。


你刚从洗漱间出来就看见他立在门口背对着你不知道想些什么,应该是听见了身后的动静他猛地转过身神色飘忽不定:“过、过来一下。”明明这么说着,还没等你过去他就飞速地把你柔和的拥入怀中:“早安。”他托住你的脸垂首蜻蜓点水般亲吻你的嘴唇。


在两唇相触之际他好像是要掩藏嘴角翘起的弧度埋在你的颈窝,沉寂与美好充斥你们。


保持了这个姿势半天他深深吸了口气抬头靠向你的耳边:“早安。”低沉嗓音的重复问好便得你酥酥麻麻,他侧头平视你并不似上次的犹豫十分干脆的又亲了一下发出细微的空气音。


这一次肯定不是你的错觉,他的面上升腾着粉红而在你直勾勾看他的时候隐隐约约有加深之意:“别那样看着我啊……我…”他抿抿唇眸光闪闪烁烁,话头憋了半天也只是扭头拉过你的手:“没什么,去吃饭吧。”


※8:30-11:45处理公务,尽快完毕陪你聊天。


“抱歉…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他从面前堆满纸张的桌子上抽出几份粗略浏览,勉强地笑了笑看向你:“无聊的话可以出去逛逛。我会马上,马上跟过去陪你的。”他温柔地抚摸你的头顶似乎在鼓励你不用留在他身边无所事事。


意识到你摇头的动作他倒是显得有些愕然:“不去吗?”


“还记得利赫街的兰芙婶婶吗?她家甜品又出新的了。”


“骑士团最近的练习看起来很不错,不过居然想让我批准他们聚餐疯玩。”


“啊…食梦兽在边境出现的次数变少了。”


富有磁性略带笑意的声线絮絮叨叨地响着,他解放似的伸了伸懒腰偏头用那双剔透的紫眸看着你:“偶尔放几次假吧——”尾音拖长显得慵懒,还未等你回答手臂便揽向你的肩膀猝不及防的在你脸颊印下一吻。


“想好好的像这样跟你相处呢。”他难得用戏谑的语气,坏心眼的冲你眨眼。


※11:45-12:30午餐,监督你吃完不喜欢的食物。


“我这里的菜已经很多了。”他无奈地叉起面前的蔬菜塞进口中:“喏,有时候也习惯下吃点不喜欢的菜吧。”


为了阻止你试图再次伸过来的餐具,他急急忙忙还没咀嚼吞咽就模糊不清地开口。


“真拿你没办法啊……”他拿起餐盘从自己的座位起身正好于你身后停步,银叉与瓷盘相击发出清脆响动。


他弯腰俯身单手轻拍你的肩头从你上方探头与你侧面相对:“啊——”他配合的张开嘴巴示意你需要做些什么,好似紫水晶的眼瞳倒映着你的神情以及——叉子上显眼的食物正向你招手。


※13:00-16:20休息,大多数时间会带着你视察街道。


热闹的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从你们身边经过,你见他十分熟练的同过路人打招呼,那些和蔼老人们的视线落在你们两人中间,若有所思地掩嘴笑了起来。


“啊,是的。”他低头注视着你:“已经交往了。”


轻快地语气使那些欣慰的老人们愈发开心,在听见不间断的提问后他耐心的一一回答。然而夹杂问候的话题中突然蹦出一个着实隐私的话语,而这一下所有人都开始围绕它兜兜转转。


“结、结婚?!”他几近失声的喊出,连带着脸颊瞬间涨红如同被热气蒸腾般,他紧张地揪拽衣袖哼哼唧唧许久也没吐出半个字。


你虽对这个问题产生了害羞感,但还是很想听听他的想法,这样的气氛让你多少有点失望。


兴许是感受到你情绪的低落,他轻咳几声下意识地松松衣领,被碎发所掩盖的浅红耳廓也随之显露:“这还用问吗……”与平时坦荡的音量不同,那些字眼仿佛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轻得可怜:“马、马上……”


戏弄心上劲的老人们又在追问着,他通红的脸似乎还要加深。
忽地他拽住你的手开始猛跑,大概是为了照顾你,他托着你将你拦腰抱起开始急匆匆地跑走。


他分毫没有喘粗气地转变回以往的利落腔调,边跑边笑意满满的给予后方回音:“都说了,马上!!”那双手也因此更加紧实地将你锁在他怀中。


※16:20-16:50回去练剑,前提是提着你买的东西。


“要买吗?你看那里很久了。”他停下脚步侧头询问你,对于他为什么知道你的视线你很疑惑。


“我我为什么知道?直觉…对直觉。”他搔搔脸颊敷衍地把你推向店门口,那一拥而上的导购小姐将你们团团围住,你看见他明明不知道该选什么却还是跟听机密似的严肃巡视着衣物。导购小姐举起两件截然不同但各有千秋的漂亮衣裙展现在你们面前,他苦恼地抿唇眼睛不断地在之间分辨。


“抱歉……我放弃了。”他沉吟半晌最终泄了气,流转为难情绪的眸子映衬着亮眼的红发也跟着黯淡:“我抉择不了,因为你穿什么我都觉得很好看。”


※16:55-19:30教导你如何使用武器。


你跪坐在草地软乎乎毛茸茸的白犬乖巧地趴伏在你的双膝上,白犬张开嘴巴鲜红的舌头便“哈—哈—”阵阵的喘气。它呜咽几声像是在抗议你只会盯着不远处挥剑的人,湿润地鼻尖蹭了蹭你的手心让你痒得不由自主的微笑。


簌簌草叶摩擦连带锐器稍微敲打的声响让你抬起了头,起初他还很平静地看着你而过了几秒后又变得手足无措,他微不可见地拧了拧剑柄迟疑地开口:“要…试试吗?”



“握紧一点。”


“也不用太大力,弄到会痛的吧?”


“像这样……狠狠地。”


他从身后握住你的双手教导你如何挥动木剑,些许碎发荡悠扫过你的脸颊使你有些分心。蓦然间他没再说话,只是专心致志地包住你的持剑的双手。


“没关系哦。”他说:“学不会也没关系。”柔软下来的语气似乎要铺满你的心脏,他轻轻分开你紧合的十指进而把握住剑柄。


“只要有我保护你就够了。”


他的手和你交叠。


“我可是你的骑士啊。”


※19:30-20:00晚餐,对于你所说的晚餐要吃少很不理解。


“为什么比中午吃得还少?”他蹙起眉头听闻你已经饱了而抱有怀疑,在得到你的解释后他更加疑惑了:“如果是怕晚上吃多变胖的话……”他嘀咕着下手挑挑选选装在盘里推向你,他拄着下巴神情坚定仿佛在宣誓什么誓言。


“虽然很不理解,但我还是很想说。”


“就、就算你变胖了我也只会更喜欢你!!”


你茫然地看他的情绪变得意外高昂。


※20:00-20:30散步,会主动牵手。


幕布一样的紫黑夜空零零散散洒落少许碎星,新月挂在上空幽幽散发浅淡光辉。


你抬头兴奋地感慨夜晚的美丽,他目光软和地朝你附和:“很美。”稍带凉意的指尖在碰触你手背的刹那拢合紧牵,在银白光芒的折射下他熠熠生辉的双眸中仿佛升起了无数星点。


“不论哪里。”他有意的停顿一下,慢慢地弯起眼:“都很美。”模棱两可地话语伴随他飘散于风中,生怕惊起什么的音量传入你的耳畔。


※20:30-21:50看书,在你的央求下偶尔会读童话故事。


“所以说为什么是童话啊……”他从书架上翻找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阅读过的童话书有些哭笑不得,终于捣腾出来的书籍自带的香味以及精致漂亮的花体字让他舒心。


“那么,小美人鱼怎么样?”他侧头出声询问你,在你没有任何异议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靠着我吧。”


“嗯?奥里昂?”他用极其轻柔地方式读完开头,对于你突然间的提问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惊讶地睁大了眼:“虽说跟你听过的美人鱼不一样,但绝对不是——”他顿了顿思考措辞复而说道:“绝对不可能是他们国家发生的故事。”


※21:50-22:00洗漱。


你意犹未尽地回想起方才他对你讲述的那个故事,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后方悄悄过来的他。


直到暖和柔软的毛巾轻轻搓弄你湿津津的发丝:“不好好擦头发会生病。”
温柔的动作夹杂他责怪的话语,手上一丝不苟如视珍宝般慢吞吞地梳理擦拭,那不熟练地手法昭示着他的初次。


如果可以,你想将此时形容为宠溺。


※22:00-5:30睡觉。


“晚安。”他将你送到门前不复以往地怯然十分大方的给了你一个晚安吻,在他阖眼深吸气似是还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猛地卸下力气:“那么…我去睡了。”


你拽住他的衣角低声说着。


“就就就算是称为恋人也决不能在一起睡啊!”他的反应异常激烈,莫名被染上红色的白皙脸颊显得有些不自在极了,他低头眼神灼灼地望着你。


清澈的紫眸在骤然间蒙上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索性摁住你的肩膀使你惯性后退贴向墙壁,另手顺势干脆扶墙在你即将磕碰的同时停歇:“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啊。”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