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_脑洞不等人

文豪野犬/梦100/APH/露中/国太

BSD 国太 《致十五年前的你》

国太《致十五年前的你》
①三次元注意:太宰治39岁去世,国木田独步37岁去世
②第一章讲的是国木田死后,太宰来到十五年前,想要再见他一面的故事。cp是国太only。
③ooc慎重。轻喷。
④根据文豪们的逝世时间来算,文野目前时间轴的十五年后,芥川,敦和国木田都已经去世了。
⑤想写十五年后几乎失去一切的太宰
以上。

STAGE.1【国木田独步视角】
我和太宰治不同时待在社里的时候,大概是是最和平温馨的时光吧。而现在正是这样一个仲春的下午。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人在武装侦探社整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和报告。空洞的房间里自鸣钟的震动和钢笔划过纸面的轻微沙沙声与春风奏起乐曲。在文件上写下最后一行文字后,我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
“太宰那家伙不在的时候,计划能按时完成的感觉真好啊……”
我眯起眼睛望向窗外,仲春的横滨特有的湛蓝色天空上几乎没有什么云朵,远没有夏日那般毒辣的阳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柔和,让人有种莫名的安全感。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下一秒一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就出现在面前。
“国木田君——”
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太宰治的音色,但不同的是比以前更低一些,似乎有点中年人的沧桑感了。我皱起眉头看着那个总是让自己抓狂的搭档,却发现太宰治的风衣并不是早上和中岛敦一起出去时的那件——这件是黑色的,立领,比他所有的衣服都要长些。而且太宰治老了一些,他的眼睛不像以往那样明亮,眼窝微微凹下去,鬓角也爬上了几丝皱纹。
所以说这人是去哪儿画了个老年妆啊。
挡开太宰治向我伸出的胳膊,他立刻呲牙咧嘴的表示不满。看着炸毛的太宰我几乎要笑了出来,却还是在最后一刻忍住笑意,摆出一份严肃的面孔。
“不是让你和敦一起去探查死屋之鼠的据点吗?怎么一个人先回来?把敦丢到哪里了啊你!!!”
果不其然,我的搭档还是那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啊,没关系的哟。敦君在处理善后事宜,我先回来喝杯茶。只是二十几个人,解决的不是很轻松,但结果不坏。”
二十几个人?而已?
我感觉我脖子上的青筋大约已经冒出了头,不知为什么我格外生气。看着一脸无所谓笑容的太宰我就恼火,难道这人就不会保护自己吗?难道就不知道我会担心他吗?
“不是很轻松?你给我过来!”
我粗暴地捏着太宰的手腕把他拽过来,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才松了口气,还好,这家伙没受伤。可是让我觉得反常的是以往一定会大叫着“国木田君快放开我我不喜欢男人”的太宰今天居然乖乖的任我摆布。我抬起头,却发现我的搭档难得的红了眼眶。
“……太宰?”
我皱着眉头看着正揉鼻子的他。
“没事没事。就是觉得今天干掉的敌人里头有个美人儿,有点可惜。”
……果然。
我长叹一口气,略略活动一下手指准备让太宰体会一下社长教授的体术知识。可是我的搭档拦住了我,用我从未见过的真诚的表情和语气。
“可以陪我聊会天吗?国木田君。不会占用你很长时间的,因为我的时间不太够了。”
我抬起的手愣在半空。
太宰治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过话,也从来没有对我提过这样的要求,更多的时间里我们都是在无休止的吵闹中度过的。我偏过头看着我今天异常奇怪的搭档,他勉强对我扯出一个有点惨淡的笑脸——这一点也不像以往的他。我犹豫着要不要问他变成这样的原因,但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决定顺应他的请求。
“从哪里谈起呢……?太宰你快过生日了对吧?”
“啊你居然记得我的生日吗国木田君!”
“……并没有给你送生日礼物的打算!”
我们就这样聊着不痛不痒的话题,看着自鸣钟的分针慢慢转过半圈。太宰治瞟了一眼时间,转过头来盯着说话说的口干舌燥的我。
“啊,到时间了呢,国木田君。”
“在走之前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你后悔和我做搭档吗?”
这确实是我两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毕竟对于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来说,搭档是个不按计划来的自杀狂魔并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曾经我也有过差点忍不下去的时刻,但在那时我总能想起在那样的外表下所隐藏的可靠的,聪明到有点腹黑的太宰治。于是在整整两年的时间里,我们谁都没有对社长略显仓促的决定有什么不满,相反,我和他的组合成为了侦探社第二支柱一般的存在。也许我们之间有数不清的摩擦隔阂,但我相信我们应该是最牢不可破的联盟。
所以,我后悔和太宰治成为搭档吗?
我抬起头,看着我今天很是莫名其妙的搭档的脸。斜阳在长长的睫毛下打出浓淡均匀的阴影,映着他期待混杂着不安的表情。
一字一句地,我这么告诉他。
“国木田独步从来没有后悔过和太宰治成为搭档。”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太宰治惊讶的抬起头,我看到他红褐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释然的光亮,然后他突然大笑起来,带着有点压抑的哭腔。
“太宰?你怎么……”
我的搭档猛的抬起头,下一刻他扑到我怀里紧紧抱住了我,透过薄薄的衬衫布料我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我原本因为不适而略僵的身体因他的拥抱渐渐软了下来,最终我长叹口气,用双臂环上太宰的肩膀。
讨厌这种感觉吗?
明明和男人做出这种亲密举动不是我的风格。
但这是太宰。是那个虽然不听上司命令、对女人太好、从不认真做事、纨绔随性的不成样子,却是我最好的搭档的太宰;是那个可以将我从错误理想的泥潭中拔出的太宰;是那个经常打乱我的计划,却让人没法发脾气的太宰。
……并不讨厌啊,这种感觉。
我们的拥抱持续的时间不长。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搭档轻巧的从我怀里跳出,头也不回地走向大门。我想追出去问个究竟,可我知道藏着秘密的太宰绝不会向我吐露一字。最终我还是在窗前站定,任凭夕阳的余温覆盖我的后背。
“再见啦,国木田。”

写在后面:
这篇里的太宰和文野里的不太一样。是因为我想表现出来十五年后,看着学生芥川和敦,看着如今最重要的国木田离去以后的太宰是什么样子。
所有有了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如果和您的所想不一样,或者认为我ooc过度的,请轻喷。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