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_脑洞不等人

文豪野犬/梦100/APH/露中/国太

1.cp阿维x女主。女主姓名自设。
2.言祝不属于梦100中的王子,只是个现实世界普通医生(因为一身白)
3.he。未完。
4.声优梗。
5.讲的是女主在梦世界死亡后回到现实的故事
STAGE.1【言祝视角】
眼前这个20岁的因心脏良性肿瘤住院的少女也许是我接收过的最奇特的病人。她没有家人,朋友很少,依靠自己打工的积蓄和保险勉强支付高额账单。挤在三人病房里的她是我所属的科室最孤独的病人,入院一周,我没有见到任何人前来探视。
偏偏这个叫方悠砂的少女漂亮的紧,对人和善,待人接物的礼仪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就连科室病房里最爱挑刺的大娘,最皮的熊孩子也对她赞不绝口。她似乎有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让所有人都欢乐起来的魔力。
但她为什么这么孤独呢?
我开始好奇起来。
查房和例行检查的时候,我总会有意无意的和她多说两句话来满足我日益膨胀的好奇心。她回答时总是温和的笑着,得体却总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疏离。
又过了一周零一天,她的手术即将在三天后开始。那次术前检查后她终于主动叫住了我
“医生,手术前做奇怪的梦是正常现象么?”
“不妨说说看?方悠砂,”我眯起眼睛微笑,在心底庆祝她与我的第一次主动交流,“在下洗耳恭听。”
STAGE.2【方悠砂视角】
主色为黑的大殿只有少量金色勾勒出高贵的王室纹章,坐着王座上的青年表情狰狞。他似乎已经着魔,正在用力的把泛着紫色光辉的火球轰向我们这方。
“危险——!”
白叶打出一道屏障护在我们面前,可是强大的暗力量还是打的我们连连后退。
越来越多的食梦兽向我们逼近,只有七人的队伍在密集攻势下显得不堪一击。希纳塔的脸上甚至已经渗出颗颗汗珠。我所能做的只是握紧指环,用尽全力为他们祈祷着。
“妹妹啊……你知道你错在哪儿么?”
宝座上的青年嘴角翘起,随手一挥又是一阵凛冽的攻击。昏暗的灯火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听出他的笑声中有一丝嘲讽,更多的是却是难以言说的痛苦。
“你还是太天真了。比起虚无缥缈的希望,人民更能直观感受到的只是无边无际的苦难啊——”
艾恩泽赛菲尔所率领的援军还是没有到,食梦兽的大军依旧不知疲惫的涌上来。我看着大家拼了命的战斗,暗暗下定决心。
……
“有一个方法能让梦世界变回以前的样子”
“代价……太高昂了便是。”
“这会要了你的命。”
……
我双手画出复杂的结印,口中默念祷文。蜿蜒的月之路和着无数的星辰弥漫开来。
身体开始变成细密的光点向外扩展,所到之处的地面和天空都开始恢复以往的模样。无数的黑暗被细碎的光点蚕食吞没着,我听到无数食梦兽们凄厉的叫声,但灌入耳中更多的是许许多多梦与生命交织的最悦耳的回音——
“谢谢。”
分崩离析的大陆与海洋的裂缝被梦境填满,重新覆盖于大地上的不再是夹杂亲人血泪的尸骨。我听得到花朵在藤蔓上爆开苞芽的欢喜,听得到幼芽用力撞破桎晧的声音
意外之中的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有的只是渐渐模糊的意志和缓缓剥离的力量。光点汇聚成光束,而脚下似乎生了根,与光束紧紧相连。它们从地下冲破罪恶的结界,以我为中心向四处蔓延。结印受到光点的指引化作屏障,把我和其他人分散开的同时,也为他们增加了力量。
该结束了,如果这因自己而起的一切都是错误的话。
那个曾经被我拥抱着的执事纳比——现在王座上的特洛伊美亚的王族,在承受白叶和凯伊双重夹击的情况下试图隔断我的结界。卢克和梅迪,紫雨合力拦下食梦兽的另一次突围。希纳塔用力在结界上画下一个又一个的阵法,明知无用非要尝试着,最后泪水糊了满脸,真像还没被自己补好的momo酱。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红发的青年从远处的战场跑来,青紫色的眸子里藏着冻结海洋一样的悲伤。下一秒钟月之路将我完全吞噬,我勉强向他伸出手臂,却只来得及看到青年坚毅的目光和他的口型。
那似乎是两个字。
可我看不清楚。
———————分割线——————
“很奇怪吧?明知道你不会相信的。”我挤出个应该挺难看的笑容,“最奇怪的是我明明连那个青年的名字都不清楚,却感觉你们的声音像的出奇。”
言祝歪着头看我,表情认真严肃的像个孩子。良久他这么询问我:“是对手术太害怕了么?”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又摇摇头。梦境里的场面真实的可怕,我至今还能体会到身体被掏空的无力感。可是体检报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宣告我除了心脏肿瘤健康的像个正常人。
我倒希望那只是个梦境。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