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_脑洞不等人

文豪野犬/梦100/APH/露中/国太

【李达康中心】 庭中嘉木

给达康书记比小心心

楚狂刀:

【李达康中心】 庭中嘉木


跟大多数酒台子上练出海量的官员不同,达康书记的酒量算得上是先天的。


人人都知道曾经的李闯将风风火火行事作风刻在性子里,走路办事那都一溜小跑,后头跟着一串儿同样久坐办公室身体素质天差地别的秘书亦步亦趋亦擦汗。


不过知道达康书记能喝酒还爱喝酒的人,跟被他揣心底当真朋友的人一样,扳着手指翻来覆去地算,也就那么三五个,领导沙瑞金算一个,经常挨骂的赵东来也算一个。


官做到一定位置和高度,喝酒倒成了件实打实的苦差事。跟谁喝,在哪喝,喝多少,桩桩件件都大有讲头。中心大圆桌坐一圈人,每个人手头都捏着把看不见的牌,既然上桌来玩,那都得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劝酒敬酒喝酒,重心早就不在于酒,而是一种政治信号。想喝,气氛没热,只能眼馋着;不想喝,夹枪带棒或春风拂面敬到跟前,只能豁出底去喝。要有领导在,特供都能喝成黄连水,拿捏着时机代酒解围,后天形成的海量一大半算是代出来的。


沙瑞金听李达康一番“酒论”拿胳膊肘捅捅后者举着筷子的小臂,带着点模糊上下级观念的亲昵,说那你这天生海量肯定没出过岔子。


李达康拿筷子头拨拉碗里头那筷子凉拌菠菜,自嘲嗤了口气。他喝酒跟他性子一样急,喝得快上脸也快,跟熟络的人喝畅快酒,说上三两句就喝一口,这会额头出了层薄汗,侧面就着吊灯看过去,连着耳朵透出一片儿红。


想想碍了前省委书记赵立春腐化路那会,他李达康就是块还算实用的砖,哪里有难哪里搬。全省挂号的困难市县一把手大半都当了个遍。有次遇上省委派下来的督导组,接风免不了吃饭,酒席上琢磨新区招商突破口,组长敬酒喊了两遍才回神,当时尴尬气氛一带而过,很快宾主尽欢其乐融融,事后没多久就听人议论,督导组对达康同志颇有微词,认为他取得了一点成绩就带起了自满情绪,督导组巡查结束年末考评,李达康带的市委班子差点儿就垫了底。


说起陈年旧事,李达康声音沉稳得像潭静水,他早就已经过了一点就着的火爆年纪,跟沙瑞金搭班子处事处久了自然也有了拿得起放得下的端方大气。


吃菜。沙瑞金给李达康布了筷菜,初到汉东时候的鸦黑两鬓历经这多年见招拆招已经渐叠霜色,只是炯炯精神还堆在眉梢眼角,并无老态颓色。这会感慨似的随口一提,搁几年前你可不会是这个语气。


两人一块儿笑起来,多少风雨波折就在这一笑里轰然而过。


沙瑞金接着话头打趣。说来也奇怪,你这性子在京州班子里头,也就带出个赵东来有你几分耿介直言的影子。


手肘蹭过单薄桌布浮凸起一块褶皱,在突然岑寂的空气里分外显眼。沙瑞金还等着李达康说话或者作出一个简单的回应意思一下,后者若无其事地开始低头吃饭。


这人不按套路出牌。很早以前就有人这么跟他说。


不管是石破天惊,还是波澜不兴。



汉东官场几年前牵扯上中央挂号的贪腐案件,很是人心惶惶震荡了阵子,好在空降的省委书记行事果决胸有城府,震荡归震荡,清算洗牌后基本维持了政治平衡。虽然风暴眼附近的李达康清风霁月,但也或多或少声名受累,想要更进一步基本无望,旁人等着看降调等来了个原地踏步,再者沙书记回护态度倾向明显,各个政治嗅觉异常灵敏的官场人精自然而然心照不宣地把李达康划归了沙家帮。


也不怪别人理所当然,单说这汇报完工作还能十有八九被赏光留顿便饭的,省里各大市一二把手也就李书记独一份儿,落在一双双巴巴望着的眼里,那就是再明确不过的信号。所以李书记冲劲猛脾气大还雷厉风行,一个两个也只敢在背后私下烦他怨他,挨批也不敢明面惹他,我本有心挫其势,奈何,他上头有人。


开始没人特意跟李达康讲,李书记对着蹭蹭上窜的财政收入人均GDP报表舒坦得只剩下双眼皮褶,跟前来作阶段工作汇报的市公安局长赵东来开玩笑说早知道种棵树还有改风水辟小人的奇效,就该在办公大楼前的花圃里头多栽几棵。


植树节的时候赶上省委宣传部搞环保宣传工作,指示层层下传,到李达康这儿具体落实就成了带头植树通稿宣传。形式主义没意思归没意思,搞还是要搞。长枪短炮底下西装革履填完坑,散了场还多了棵矮矮树苗,李书记大手一挥拦住清场工作人员,说种市委大楼花圃里吧,扔了可惜。


当时只记得身后走得最近的人应承了,回来看了好一会公文报告捧着水杯踱到窗边眺望,就看见赵东来赵局长跟园艺师松土挖坑,大盖帽跟外套搁花圃牙子上,长手长腿干活利落又生猛。四月的天气遇上晴日也催汗,赵东来一手扶着树苗一手抬头擦汗,看见他下意识一笑,那笑不比寻常公事谨慎斟酌,乍一看直率高兴,直冒傻气。


论做事利落生猛,不光栽树,往前看丁义珍欧阳箐那阵,楚歌四起都给他政治生涯提前唱衰,保持距离生怕触染一身不分明,也就赵东来还直言不讳暗示明示他当断则断,不与欧阳再多纠缠;再往前看初来京州不比林城,走马上任少不了明暗阻力,也是他赵东来头一个与他精诚合作,指哪打哪。在市公安局一把交椅上坐着,顶得住各方压力,守得住道德底线,骂归骂,急归急,到底还是把他当自己人。


于是楼上的李达康对仰头看着他的赵东来也笑了笑,玻璃投映模糊影像,一样难得的直率高兴,直冒傻气。



青树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后来李达康也不乏闹心的事,一个市一个地区人民群众的冷暖温饱经济建设,在其位谋其职,压力蹙在眉心褶皱,也沉甸甸地压在心上。有次赶完两趟会议夜归,下了车没直接往办公室走,秘书不知所措地跟在身后一步开外,绕着花圃慢步无目的地走了一圈。等到感觉自己出了声,这句诗已经顺口而出。


秘书是汉东大学中文系毕业,自然听出其中“山”作“树”的谬误,却闭口不言。不在领导跟前卖弄学问是当好领导秘书不成文的规定,况且这首稼轩词沉郁悲凉,更是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当年细枝瘦干矮矮树苗,如今已成庭中嘉木。夜里也没了扎眼日光,晚风挟裹凉意飒飒吹过振起模糊暗影。那年市辖县遭遇五十年难遇风雪恶劣天气,按他指示昼夜奋战一线切实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赵东来,下巴上刺刺青茬没工夫剃,也是这样模糊一团青黑。


同样模糊的叹息沉沉地漫过空气。


那疲倦突然又陌生。



从沙瑞金那儿吃过饭回来,李达康接了几通不算紧急的内电,对部分请示作出批示。


新上任的市公安局长干了一年多没出过什么纰漏,但他还是不能觉得全然满意。就跟桌上茶杯似的,还是老样式,只是摔了一次,换了个新的,可总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得劲。


李达康坐在办公椅上一圈一圈地拆档案袋上的缠线,抖抖空落纸袋把登有与会人名单的纸张取出。省委领导班子参会人里头他的名字居于次席,紧跟着沙瑞金沙书记。明天名单正式一出,有心人大概可以信誓旦旦言之凿凿地对他持东山再起论。


李达康摩挲过自己的名字。他曾经跟沙瑞金闲谈时讲起过,农民出生的父母最开始照着对联尾字给他取名康泰,后来城里的舅舅给他改成达康,寓意通达康庄。沙瑞金问他改得后悔吗,李达康笑了笑没说话。后来沙瑞金再也没提过这事。


因为李达康笑了两声,突然哽住了。



那是市辖县五十年难遇风雪恶劣天气救灾工作结束后。细雪纷纷里李达康参加完烈士表彰追悼大会执意步行回去,一步步踩踏冰渣艰难又打滑。


庭中树枝叶摇尽披霜挂雪,末梢直指苍天,像指着泪洗过的良心。


Fin.

评论

热度(316)

  1. 江北楚狂刀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粮.com楚狂刀 转载了此文字